安定的一人乐, 请挽救我和我说说话

© Stink
Powered by LOFTER
和喜欢的一位小姑娘 因为一个互相都明白的无聊契机 一堆人约出来见面 合作交谈以后各自离散
我带她跨过午夜荒凉的 满是断壁残垣的城市 在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上奔跑 身后,水雾中传递出隐隐约约的汽车远光
跨过栅栏 踩着亮晶晶的玻璃渣 一边开着心照不宣的关于僵尸围城的无聊玩笑 我们没心没肺的跨过正在重生的城市 忽略野性的力量和气息
我零零散散的捡拾着记忆的碎片向她诉说着城市的 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她跟我说 你是很容易把感情依附上城市或者文化的人 我说不要给我贴标签 但是这条可以说是非常准确了
午夜的水道是醉醺醺的 胧上一层温暖而略油腻的昏黄灯光 我们在窄窄的水道旁的河堤上并肩走着 石板零碎的在脚下排列着 水道上的船慢悠悠的晃荡过来 又离去 传递着一种无处不在的只属于这座城市的粗糙而又浪漫的情调
我们谈一切我没读过的文学作家 我不知道的三观 她不了解的文化 交换 交互 攻击 而又融入



天已经很冷了







蒋哥是不怕冷的女孩子 而我是北极来的冰块人 当蒋哥的手碰到我冰凉的手的一瞬间 蒋哥就是我的世界里我的城市的一部分了
评论 ( 3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