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一人乐, 请挽救我和我说说话

© Stink
Powered by LOFTER

下雨了

的确是属于江南的雨 淅淅沥沥的 极细而绵软 汇聚成一张密集的网 反射出烟火闪烁转瞬即逝的光

白天的氿是粗糙的 平白的 一览无余的 而夜晚的氿却活络起来 宜园里古老的层层叠叠的亭台楼阁用橙色的灯光勾勒出一条一条的外轮廓线 俗气的美丽被夜的暮色温柔的冲淡了 包裹着 留白的精致在这时候体现出来 可以随意的填充 仿佛握着画笔的孩子一样 在氿边的木台子上缓慢的走 烟火在对岸的地平线上穿透过厚重的繁华城市升起来 爆开来 一样一样的 就像去年夏天一样 

我真的想通了吗?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是一座属于彩灯和夜的城市 也属于水 属于雨 早春的雨水一点一点浸润到干涸的黑色陶土的裂缝里去 我看着陶土 陶土里有着所有漆黑的和彩色的夜

陶土已经成型了 要上釉吗 我想问制陶人 可是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这答案已经融进了我的血脉

蒋哥说 我是会依附上一块土地的人 是很容易产生地方情结的人 我想起来了 我觉得蒋哥大概说的没错 广义的还是狭义的 从哪个角度看不要紧的 蒋哥想找的精神家园 我也想找 我大概还没有找到 但是我喜欢寻找 依附 然后向上浮这个过程

我是属于这座江南城市的漆黑的陶土 我想变成什么样的形状 在哪里烧制 上什么样的釉 我都还没有决定 快乐和eudaimonia暂且不提 我想变成一块很酷的陶土 在做下一个打算之前 我想享受这江南的雨


那就 新年快乐了!

评论 ( 6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