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一人乐, 请挽救我和我说说话

© Stink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问题在于 我还没习惯要独立 却已经有点晚了 

在人生的过渡点 我却还是没有做好自己一个人生活的准备 我打心眼里还是希望别人能为我的存在和行为负责 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离开了可以依靠的人我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能完成 我想做什么 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大概是清楚了 可是我能做到吗?就像努力对我来说仿佛是形而上学的概念一样,不知道怎么去接近,我还缺少什么,还不能做到什么,我知道吗,我能改进吗?很想占据好处,却双重标准的不愿意为之付出  

我很想说:请帮帮我 但那也只是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