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一人乐, 请挽救我和我说说话

© Stink
Powered by LOFTER

给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小姑娘写的小故事,感谢你



杀手和钢琴家的故事【的大纲】


【第一幕】满身血污穿着黑色西装的杀手在街上逃亡(背景音乐是鼓点急躁的不规则激烈电音旋律夹杂着枪声),杀手正在被一群血色鲜红西装带着红色墨镜的红衣人追杀,跑着,镜头聚焦到因为飞奔而掉落到衬衫外杀手胸前悬挂着的一条血滴形状的项链上

杀手翻身越过路口飞驰的车背拐进一个小巷子中的老旧意大利风格餐厅,客人惊慌逃串,杀手藏匿到店门口的桌子底下(背景音乐突然变得舒缓,古典钢琴曲,弹得平缓但是略有断断续续,有弹错)杀手抬头,看见在空荡荡的餐厅另一头陶醉在音乐中浑然不觉身边环境变化弹琴的身穿简单白色礼服的钢琴家,(背景音乐枪声鼓点渐渐逼近,夹杂着微弱的杀手电音BGM,古典钢琴仍是主旋律)红衣人四处查看找不到杀手掠过餐厅往别的地方追踪,杀手对钢琴家一见钟情陷入恋爱


【第二幕】杀手回忆起早些时候发生的事情:被追杀的原因+杀手&钢琴家从前的故事

杀手是个非常没有天分的杀手,每次的任务都不能圆满完成,(穿插各种杀手的搞砸镜头eg:在街上被追杀,从楼顶跳楼逃离... 每次的背景里钢琴家都作为路人出现,埋下暗线:钢琴家如何成为钢琴家--

钢琴家也是没有天赋的钢琴家,喜欢弹钢琴却对音符不敏感,然而性格调皮勇于冒险,一直想要创新不按规矩走,每次出现的镜头都是惹了麻烦而被雇主辞退,被加入的乐团首席责骂...)两个人在成长经历中都碰到各种困难,被人否定却一直坚持着(穿插镜头--深夜里,杀手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血滴形状项链,然后紧紧握在手心,钢琴家坐在钢琴前,抬头望向墙上贴的满满的已经泛黄了的老旧海报,海报的背景竟是和杀手项链相似的图案,海报里一个身穿血红色西装的年轻男性坐在钢琴前摆出演奏的姿势)

(这段回忆剧情以音乐mv形式呈现,二人各自有自己的BMG音乐风格,画面上的艺术风格呈现出和主剧情风格的对比,如主风格是3D建模回忆可以2D呈现)


【第三幕】杀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缠着钢琴家,笨拙的努力追求,钢琴家却各种拒绝,于是杀手拿出几年来的积蓄买了钢琴家一直想听的演奏会门票请钢琴家听,在演奏会途中,对音乐一窍不通的杀手根本无心欣赏美妙旋律,不安分的想对钢琴家动手动脚eg:牵牵小手,假装打哈欠然后把手搭在钢琴家椅背上(背景音乐为古典为辅电音为主,俏皮的音乐),然而都被钢琴家完美闪避,杀手很沮丧,听着听着在演奏会上睡着了

(穿插杀手的音乐梦境:古典旋律辅助穿插杀手特色的电影流行BGM风格,内容主要是天马行空的感受和YY和钢琴家的甜蜜未来)


【第四幕】散场后钢琴家看着睡到流口水的杀手,皱着眉苦笑着叫醒杀手,天色晚了,杀手送钢琴家回家,在夜晚繁星密布的街道上,钢琴家对杀手说:我们兴趣不同,是不可能融入到一起的,说着,两人来到一个死胡同里一架被丢弃的破败露天钢琴前,音乐家坐下,开始弹奏起刚才演奏会上的曲子,可是多有弹错的地方,断断续续的,在钢琴家努力回想着旋律的时候,倚在钢琴旁的杀手伸手过来缓缓的弹出了一个曲调,并且自己也非常惊讶的自然而然的接了下去流畅的弹出了难度极高的全曲,正是方才演奏会上的曲目,钢琴家和杀手都十分震惊

杀手坚持说自己是第一次听这首曲子,在钢琴家的追问下,杀手向钢琴家坦言说很小的时候,家中的音乐气息似乎非常浓厚,杀手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记忆里的母亲喜爱穿白色的连衣裙,慈祥而温柔,也非常喜爱古典音乐,曾教过杀手怎么弹钢琴,但是随着童年母亲的去世,杀手也就再也没有接触过音乐了

然而杀手向钢琴家隐瞒了自己的痛苦经历:杀手是如何成为杀手--源于杀手的母亲是伪装成黑手党老大情妇的警察卧底,终于掌握到致命的证据以后想带着幼年的杀手逃离,计划的细节却让杀手无意中说漏嘴而被发现,杀手母亲被抓后被黑手党老大(也就是杀手的亲生父亲,然而杀手小时候从未见过他的面,也对他无法有一点感情)当着杀手的面亲手杀死,死前救出了杀手把包含着重要证据的【血滴形状的项链】交给了杀手,然而杀手当时还年幼,记不清母亲到底是被哪个黑手党团伙杀死,也并不了解项链的意义,只是把它当做母亲的遗物一直带在身边,之后流落街头被老年杀手雇主收留,一边完成委托一边希望找出当年的黑手党团伙,找到父亲并亲手杀死他为母亲报仇(回忆的镜头中埋下线索:杀死母亲的黑手党老大身上的标记和开头追杀杀手红衣人身上的血色标记是一样的)

钢琴家听完杀手的故事,两人已经不知不觉走到夜晚的港口(背景音乐逐渐变得浪漫起来),钢琴家对杀手母亲的去世表示遗憾,杀手便给钢琴家看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那条血滴形状的项链,钢琴家看到项链一惊,似乎若有所思,钢琴家告诉杀手血滴形状在古典音乐里是很久以前一位著名天才钢琴大师的代表标志,然而这位年轻的钢琴大师却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毫无预兆的举办了一场告别演奏会后就从此在音乐界销声匿迹了,钢琴家自己小时候非常崇拜那位钢琴大师,在他消失后非常失落,也因此才立志想要学习钢琴,成为像他一样的古典音乐大师,杀手鼓励钢琴家,说总有一天钢琴家也会变得和那位大师一样厉害,两人又陆陆续续谈了一些自己的故事,直到午夜,月亮升起来明晃晃的悬挂在头顶,两人才在港口的路灯下分手,钢琴家不知不觉已对杀手有了好感


【第五幕】杀手回到家中,对白天约会的细节非常满意,在小床上抱着枕头辗转反侧一夜兴奋无眠,第二天去雇主老爹那里接新的任务,顺便做好了搞砸上一个任务被老爹骂的心理准备的同时,老爹却面色凝重的递给杀手一封被血红色火漆印章封上的信封,杀手在四下无人的地方打开信,是从黑手党老大那里寄出的,他已经调查出杀手和钢琴家走得很近,于是去餐厅绑架了钢琴家作为人质要挟杀手当天午夜在港口附近的废弃仓库里见面,杀手慌了,无比自责行动的不小心和由于自己的身份导致了这样的的局面,却也深知这次一去便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为了不连累其他人,杀手在雇主老爹那里留下剩下的全部积蓄偷出了一把最好的枪,一个人深夜赶去仓库,打算用自己的性命让黑手党老大放钢琴家离开


【第六幕】杀手如约来到了深夜港口边的废弃仓库,红色的仓库在清冷的月光衬托下变成了血块凝结干涸后的红锈色,杀手推开门,看到在昏暗的仓库大厅中心,头顶唯一的光源,一盏玻璃歌剧吊灯辐射出刺眼的血色灯光,灯光聚焦的地方,钢琴家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黑手党老大一身血红色的西装,手里却不拿着枪,他吸着雪茄站在钢琴家的椅子边,没有看杀手,却伸出手,欣赏起自己手上的戒指,杀手听着钢琴家对着自己带着哭腔的劝阻,握紧拳头,坚定的往仓库里走,杀手看到,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一排排的红衣人扣着枪的扳机瞄准自己待命,杀手来到黑手党老大跟前,向他提出了人质交换的条件让他放钢琴家走,自己把性命交给他,而对方却并不着急直接应答,他笑嘻嘻的作势要在钢琴家的胸口皮肤上熄灭雪茄烟的样子,杀手再也忍不住,猛地从口袋里掏出枪对准了老大,威胁他说放钢琴家走要不自己就开枪,钢琴家挣扎着往前伸着身子让杀手不要做傻事,老大终于把目光移向杀手和杀手对视,他以艺术家看着失败作品的玩味眼神看着杀手,让杀手先把那条血滴形状的项链交给他,听着老大的要求,杀手突然想起早晨无意中看到的信上的火漆印章的形状和自己多年来悬挂在衬衫里面脖子上的项链,他回味着前一天钢琴家讲的话,似乎察觉了什么,却并不移动,坚持让老大先放了钢琴家,老大眼中浮现了不耐烦的神色,他看着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柄小刀,松开钢琴家左手的绳子对着杀手威胁到如果杀手不立刻把项链交给他,他就会一根一根剁下钢琴家赖以为生的手指,杀手紧张的乱了阵脚,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老大捉住钢琴家的小指划了下去,杀手立刻飞扑上去匆忙要救,却被老大迅速抢过手边红衣人手上的枪一个枪托击在太阳穴上,手枪脱手,杀手眼前一黑,隐约中听见了钢琴家的尖叫,脸朝下背对着黑手党老大重重的摔在钢琴家面前的地上,血从杀手额角渗出,染红了地面

杀手蜷起了身子,黑手党老大眯起眼睛看着二人,杀手艰难地抬起头,使出最后力气移动到钢琴家跟前,满脸泪痕的钢琴家艰难地俯下身子凑近杀手,杀手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老大恶狠狠的举起枪向下瞄准了杀手,钢琴家凑近杀手的脸试图听杀手的话,浑身血污的杀手却吻住了钢琴家的嘴唇,黑手党老大扣动了扳机,子弹略微射偏,弹片却弹入了杀手左眼的眼眶,身后包围着的红衣人同时射中了杀手的右肩,杀手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第七幕】醒来的时候,杀手正趴在钢琴家面前的地上,黑手党老大看着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杀手和被反绑在椅子上满脸泪横的钢琴家,满意的笑了,他慢慢的走上前捡起杀手的那把枪,蹲下来揪着杀手的头发把枪抵在杀手的的太阳穴上,他挥手意示红衣人们退到门口的位置,却并不急着再次质问杀手项链的下落,反而胸有成竹的对着杀手讲起了多年前的来龙去脉

其实黑手党老大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杀手的下落,终于被他查出杀手就是他曾经情妇的儿子,身上带着有他致命证据的血色项链,于是他便设局找到毫不知情的雇主老爹让他指派杀手暗杀自己,以此引诱杀手自投罗网,黑手党老大对着伏在血泊中的杀手似乎是喃喃自语般的讲起了他和杀手母亲的过去,两人是在他的告别演奏会上相识,这时的他已经接替了家族首领的位置成为了地下黑手党势力的新头目,他诉说着杀手的母亲是如何巧妙地接近他因而混入黑手党集团的中心,钢琴家听着,突然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位穿着鲜红西装的中年男性,睁大了眼睛

黑手党老大称赞杀手母亲是一位完美的卧底,两人也对音乐有着强烈共鸣和理解,他告诉杀手,如果不是杀手当年无意中透露给他的细节,杀手和母亲很有可能就可以逃跑成功,所以是杀手间接导致了自己母亲的死,黑手党老大试图以此刺激杀手使其情绪失控,杀手强忍着,愤怒而懊悔的泪水混合着眼眶里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

突然,在一瞬间,黑手党老大猛地被扫倒,手中的枪脱手,他也因剧痛跪了下来,原来是钢琴家付出了右手脱臼的代价挣脱开了绑着的绳子,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脚把黑手党老大踢翻在地,钢琴家忍住腿上的疼痛迅速地捡起地上的枪,搀扶起杀手,两人一瘸一拐的仓皇逃跑


【第八幕】仓库外的红衣人应声而来查看状况,老大骂骂咧咧的被扶起来,对二人紧追不舍,二人逃进仓库的深处,却发现尽头是一个硕大的杂物间,除了堆得高高的空木箱子和角落里一架不知被谁丢弃的破败白色钢琴以外什么也没有,杀手不知是什么原因,对这架钢琴突然涌起一种说不清的熟悉而伤感的感觉,听着身后的追逐声越来越近,杀手和钢琴家看着钢琴,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右手脱臼的钢琴家演奏不了钢琴了,而眼睛受伤的杀手却也无法瞄准扣动扳机,他们都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互相心里的意图

红衣人终于追来,他们把枪口对准了房间的中心,却只看到面对他们的白色钢琴和钢琴后坐着的白色衣服的人,钢琴声缓缓地流淌出来,是从没有听过的古典却又新颖的现代曲调,老大在众红衣人的掩护中赶来,大家都面面相觑,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老大慢慢的接近钢琴,他试图好言好语的劝他认为是坐在钢琴后面的钢琴家交出杀手,这样他可以放钢琴家一条活路,钢琴背后的人没有应答,琴声却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老大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一曲结束,钢琴后的人缓缓站起来,红衣人警觉的举起枪,看到的却是褪去满是血污黑色西装只穿着白色衬衫的杀手,钢琴家的白色连衣裙在他肩头系成一个白色的斗篷挡住了残余的血迹,红衣众人还未来得及反映,他们只听到子弹穿过空气的凌厉响声,便看到站在跟前的老大身子一歪,缓缓地倒了下去,子弹已经穿过他的太阳穴,溅出鲜红色的血花

红衣人乱了手脚,一整乱枪,火药的烟雾弥漫,而杀手和躲在房间门背后木箱子上层的钢琴家早已趁乱互相搀扶着摸索着逃出了房间


【第九幕】湍急的城市道路上,两个身影在街头急促的推开拥挤的人流奔跑,钢琴家穿着黑色的贴身背心,受伤的右手缠上西装布条做的绷带,驾着身穿白色衬衫的杀手的手臂,杀手血迹斑驳的左眼紧闭着,却笑着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而钢琴家虽然没在看杀手,眼里却有着笑意,跑着跑着,钢琴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狡黠的笑着看向杀手,伸出了舌头,舌尖躺着的正是那条杀手母亲的那条血滴形状的项链




后记--一句话概括的话就是个老套的爱情故事啦!对这个故事是设想是可以做成短片小动画的类型,算比较完整,大概七八分钟不超过十分钟左右的小短片

觉得做的很不好的一点就是没有更加完整的呈现出黑手党老大这个人物,我本来是想让他也在故事的什么时候弹个琴?也就比较可惜没有写他到底干了什么,他从音乐大师到黑手党的一个转变了,我个人是很喜欢反派类型的角色的,但是他在这个故事里就呈现出的是纯粹的恶,没有人性的地方或者另一面的体现出来导致人设太脸谱化,非黑即白的显得很没意思,再看吧...反正这本来就是一个套路的故事

反转这个主题首先是从视觉和听觉来体现,就是颜色和背景BGM的转变,杀手的主导色从片头的黑色转变到结尾的白色,而钢琴家的主导色则是反过来由白到黑,两个人完成了颜色的反转,然后就是剧情里缓慢转变风格的BGM,杀手片头的BGM是完全新潮的电音演奏的流行音乐,到了结尾还是电音 但是变成了电子音演奏的古典风格曲目,钢琴家一开始是纯纯粹粹的柔和舒缓古典钢琴,到了结尾部分是变成了比较干练类型酷酷的由古典钢琴主导其他乐器辅助演奏的流行乐风

想说的一点是很小心的没有用任何指示性别的人称代词!如果发现有不小心用了的话请忽视!杀手和钢琴家可以是任何性别!虽然原设是杀手是金毛小胡子男钢琴家是东亚裔黑色短发女孩子可是想了一想如果是两个小姐姐不是更好吗!想想就很激动啊!


总之,如果这篇故事能让你产生一丝丝的,虽然还是套路不过还蛮有趣的嘛!的感觉就很满足了,那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 ( 1 )